以国足与《中途岛》电影为例分析运营团队管理

日期:2019-11-26 10:49:26 | 人气:

  本文采纳了多个现实热门事件为案例,如国足、李光地选官、中途岛海战等问题,分析了运营团队遇到管理问题怎么做。

  我朋友老刘是个从业多年的运营人,以我对他的了解,在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统领运营业务线,能力是绰绰有余的,当然,我可没打算写一篇夸夸文,所以知道这些信息就足够了。

  最近他加盟了某创业公司,挂职VP并兼任运营部的负责人,他们公司主要业务主要集中在K12英语教育上,这家公司的创始人,原来是国内某知名英语培训的联合创始人,据老刘说已经财务自由,目前就是自己在投资ALL IN 这件事。

  这创始人拉了一个团队,对于课程的研发非常在行,当然了,由于我也不太懂英语行业的一些琐碎细节,我们大概理解成产品上完全OK就可以 。但问题来了,现在要搞在线教育,而团队完全是线下的传统行业的团队。

  老刘加入项目2个月左右的时候和我聊过一次,我们针对项目进行了一些简单的讨论,主要就是种子客户的验证以及规模化市场用户的增长问题,直到上周六,老刘给我打了个电话。明显显得很疲惫的样子。

  其实我在2年前计划写的书《运营之外》,就是想讨论关于运营人遇到的这些囧事,但惭愧由于时间关系,一拖再拖。

  前几天中国足球1:2输给叙利亚,可算是狠狠的恶心了大家一回,尽管做为资深球迷的我对于结果已经做了最差的预计,但没想到我还是太年轻了。

  赛后我们足球群里都在讨论,有讨论乌龙球不应该的,有讨论武球王连续打丢单号的,有讨论战术回到20年前长传冲吊的……

  但我最关心的是:国足的首发大名单透着诡异,有些球员明显不具备上场的能力。在中超同样的位置,闭着眼都能挑出3-5名技战术水平远超首发队员的人。

  我突然想起了电视剧《康熙王朝》里的一个片段:康熙让李光地草拟抚道台官员的晋升名单,只有9个人的名额,却有12个候选人。这12个人分别是明珠、索额图、大阿哥胤禔和太子胤礽安排的自己人。李光地说:皇上这活我没法干……要不然京城没有我葬身之地。

  你看,即使是寒门名士,如果没有后台保举,你连进大名单的资格都没有。所以,你就突然明白了里皮愤而辞职的原因了。

  老刘上任的第一件事,就是要搞起来一个运营团队,基于我们的之前的讨论,运营团队大概要分成2个业务方向,一个方向主要负责引流,包括短期的种子用户和长期的市场流量;另一个方向主要负责转化。

  由于项目的周期卡的非常紧,因此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团队搭起来,那么问题就来了:

  老刘想通过金钱换时间,直接从自己以前的熟人里拉团队过来,但价格比较高,可以在后期慢慢缕顺了之后,再培养成本比较低的新人守江山就行。

  创始人让老刘搞了个JD,拿着JD去人才招聘网上一看,好家伙,用低一半的成本完全可以招到符合JD的人。

  这时候陷入了僵局,我遇到过的很多运营人在拉团队的时候,几乎都遇到过这种问题。

  我想说的是,对于需要负责某条业务线的人来说,如果没有完全放开人事的权利,哪怕是一点小小阻力和暗示,都会带来很多困扰。

  日本的一些参战军官在中途岛之战前,推演中途岛之战的发展、态势与结果。几位年轻军官的核心想法是,不按日本海军既定的情节进行战局推演,而是突发奇想,日本在突袭中途岛的时,假想美国的航母舰队突然出现在日本航母特混舰队的东北方,并一举炸沉日本四艘航母中的三艘。

  南云忠一认为,这是不可能事情,那几位年轻的军官在胡扯。竟然利用自己兼任的裁判长身份,把命中炸弹数强行减少到了3枚,于是日军只损失了一艘航母,最终依然完成了任务。

  职位权威与知识权威的矛盾,换成一句通俗易懂的话是:懂的人说了不算,说了算的人不懂。

  由于该创始团队的前期主创人员,主要是传统行业的从业者,因此,虽然对于线上项目怎么做,大家也买了一些书看,但是懂得道理和真正去做,完全是两回事。

  而更麻烦的是:大多数可以被总结的经验,其实都是偏见。(其实这个观点我很多文章里都强调过,对于很多案例的操作方法,换一个项目有可能完全不起作用。)

  比如:书里说到的如何用裂变引流,你看着道理都对,但你真要照着去做发现根本搞不下去,因为市场和玩法全变了。因为书里的案例在操作的时候,微信对于裂变一直持一种观望态度,但现在已经是完全一刀切了。

  能不能参考“如何打造刷屏级的朋友圈营销”,“如何零成本导入10万用户”这类文章,搞一个我们自己的增长方案?

  尽管老刘苦口婆心的说:我们需要时间把运体系搭起来,前期可能会有一些没有产出的时间,但只要度过这段时间就好了。但立刻被一句话掫回来:如果时间是无限的话,那几乎所有的问题都可以找到解决办法。

  而这里面涉及到大量的利益关系,是非足球圈的人所不知道的。因此,所有本土球员不论帮派,天然的站在了统一阵线上。

  你会抬杠说,你怎么知道归化会被孤立,你有啥证据,我的回答是没什么证据,因为像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有一个人去指点大家该怎么做,如果你踢过球的话,你基本一看场上队员传的那种刀山球、半高球你就知道这帮人心里是怎么想的(当然有些球也确实不排除能力问题)。

  这就像在一个公司里,员工之间最强的默契就是集体瞒着老板某一件事。这根本不需要串通,这是本能。

  老刘加入这个团队的时候,这家公司已经做完了股份分配和组织架构,有CEO,有CTO之类的,也有一批前朝员老任职于财务这类的非业务部门,

  老刘几乎是以公司的顶薪空降到这家公司的(公司的其他主要成员都是拿股份和生活费),而在一个小公司且所有人都是创始人的情况下,薪资根本不会是什么秘密。

  所以,老刘发现自己的构想在需要跨部门进行协作的时候,大家像是约好了似的各种打太极,但你又找不到具体的证据。这让老刘很郁闷,一个技术型人才,难道真需要去和创始团队天天去撕吗?

  本文中所讨论的问题,其实完全是公司的管理问题,大多数运营人,不是管理者就是被管理者,因此,强烈推荐大家要多看一些管理之道,别让自己瘸了腿。#专栏作家#

  2019年十大骗局:私域流量、区块链、下沉市场

 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(是以产品经理、运营为核心的学习、交流、分享平台,集媒体、培训、社群为一体,全方位服务产品人和运营人,成立9年举办在线+期,线+场,产品经理大会、运营大会20+场,覆盖北上广深杭成都等15个城市,在行业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知名度。平台聚集了众多BAT美团京东滴滴360小米网易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产品总监和运营总监,他们在这里与你一起成长。